文钦的散文诗《梦》

频道:梦境实例 日期: 浏览:17

文/文钦

谁能没做过梦呢?大人有大人的梦,小孩有小孩子的梦。

梦的品种太多,色彩太纷繁,就象天上的星星一样,无论怎么数也数不清。

梦有好的,也有恶的;有欢愉的,也有悲伤的;有轻松的,也有惊慌的;差别的梦就是一个差别的色彩。

差别的色彩就会构成差别的格局,我们的生活大都在一个时代的格局内。

手边有许多版本的解梦书,但它们都未能逐个尽述那许多的品种,并且各有各的说法,看了它们也未必能找到准确的谜底,不外就是个心理的乐趣罢了。

白天梦大要是最无趣,最浮泛的了。因为在白天梦里,灵魂无处依靠。

周文王的梦最奇异了,梦到了熊罴,因而在渭水河边找到了辅国强人。

有梦,灵魂就有了依靠。

梦带着我们的灵魂走过了四时,赏识春天的花开,洗澡炎天的阳光,分享秋天的收成,收藏冬季的孕育。

就因为我们的梦看到了秋天的飘落,也才会愈加喜好春天的苏醒,喜好那份灿艳绚烂、芬芳诱人的风光。

所以,我们老是很敬服美梦,爱她有时甚过敬服我们的生命。

同时,爱梦,往往因为梦里有将来的抱负,有无限的希望。

于是,虽然我们有时还不克不及透辟大白梦的含义,但我们仍是喜好有梦。

逃求梦,也就是美化我们的生活。

相关文章

网友留言

我要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